<<返回上一页

血站封口费事件难道又成“罗生门”?

发布时间:2019-04-14 11:02:01来源:未知点击:

 山西曲沃农民李建军卖过三次血浆后死于败血症大公报记者采访后刊发了《晋血站问题多,卖血农离奇亡》的文章,不光血站被私人承包,操作不规范,还有人到处“拉客”,说去血站可以免费检查身体,并免费治病,更有奖品可领于是优厚的条件吸引了大批贫困农民坐上了血站的专车2008年腊月,血站最忙 的时候,一天仅营养费就要发出去近10万,算下来一天有七八百人去那里献血浆     原来,这家名叫曲沃康宝单采血浆有限公司的血站单采的血浆被称为工业原料血浆,它与与人们所熟悉的“献血”不同,是把采到的人血经离心机分离,取走血浆后再把红细胞回输给卖血者,使其能很快恢复体力这种血浆,由于抽血后取走血浆,再把其余成分回输给献血者,因此操作过程中的技术要求和避污染要求都更为严格,否则就会危及献血者的健康安全但是,由于血液制品市场的需求和上涨的价格,大量农民争相前去卖血浆     问题是,这篇文章的背后又产生了离奇的“封口费”事件2009年3月17日大公报披露血站问题后,3月18日,卫生部联合山西省卫生厅派出调查组调查此事3月26日, 新华网记者刘翔霄一篇题为《卫生部门通报曲沃康宝单采血浆站调查结果》的文章指认有关报道与事实不符然而,“吊诡的是,山西省卫生厅否认对此事作过通报”这期间天涯网爆出大公报记者索要30万元“封口费”的事情,有曲沃宣传部副部长的手机短信证据;大公网对此严正声明该报记者不会收取所谓“封口费”,并附上短信截图,称副部长拿着血站的钱贿赂记者(据4月4日《中国青年报》)     读了相关报道,凭着常识判断,曲沃康宝血站有问题在先,大公报报道具备真实性,新华网山西频道报道不实;“封口费”肯定存在,只不过是血站的“灭火费”而已(编者注:否果真如此,需要权威调查结论)     常识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血站如果一切运营规范,严格按照规定单采血浆,并且诚信经营,为广大血农提供了优质服务,怕什么如果怕,也是怕生意兴隆起来,顾客挤破门槛,赶紧考虑扩大规模再生产的事情因为作为工业原料的血浆绝对是多多益善,市场需求旺着呢当然,如果真像大公报所说,采浆前2个小时的化验走过场,血农回家就会生病,并且导致了血农死亡,那就怕了,那就会拿出“封口费”去灭火;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至于大公报要不要“封口费”,那就是大公报的管理和公德问题了现在看,大公报不但没要,并作了如实报道     当然,也有可能是大公报索要了“封口费”但没成功才撕破脸皮给予了公开曝光据报道,这个“封口费”其实是让血站做版面也是凭着常识判断,曲沃康宝血站做专版的可能性有多大宣传什么宣传自己设备如何先进管理如何规范服务如何优质还是效益有多么突出如果拿这些内容做到大公报上,不仅仅有些滑稽,我还想,无论你拿多少钱,恐怕大公报是不会做这样的版面的我基本相信大公报“在揭露山西记者收取‘封口费’事件中,我报一直走在同行的前列”的“严正声明”是经得起考验的     4月1日南方都市报就“山西曲沃血站‘网战’香港大公报”指出,一场正在进行的网上论战,可能触碰到了中国新闻界的潜规则,而且以罕见的互相曝光对方短信的方式将潜规则放到了台面上幸亏双方有短信为证,否则,孰是孰非就会演变为“狗咬狗一嘴毛”的混乱局势,都说自己是正人君子,双方的声明都很强硬,都说对方未遂,究竟是敲诈未遂还是贿赂未遂还不得而知究竟有没有索取版面费,大公报声明说相信记者没有;究竟农民之死与献血浆有没有关系公司打保票没有还幸亏有那么多血农作证,只要稍一深入调查,就不难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山西的曲沃血站、曲沃宣传部、新华网山西频道和香港的大公报,既然胶着在“封口费”上,那我们就不妨给予更多的关注,试想,血农卖血浆一命呜呼的事情不光吸引了大公报,还有敏感异常的其他媒体呢其他媒体怎么都成了哑巴莫非真的收取了“封口费”不成 (朱永杰) 本文转载自: 大公网山西频道(sx.takungpao.com) 详细出处参考:http://sx.takungpao.com/news_view.asp?newsid=39592  [s:113] [s:11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