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为什么我希望75岁就死

发布时间:2019-03-15 12:14:01来源:未知点击:

我是个57岁的健壮男子,无任何疾病,才成功攀登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但我只想活到75岁 家人亲友都无法接受,认为我不是疯狂就是胡言戏语,列举许多超过75还活得健康充实的人,他们相信等我真正接近75,就会贪生怕死地将它延至80、85,甚至90 但我很清楚、也很坚定为什么自己只想活到75 届时我已活过一个完整人生,爱且被爱过,女儿也将已成长离家活跃人生最丰富阶段,而我生命的春耕秋收业已结束,这时候死去绝非悲剧我将亲身主持自己的告别式,没有哭泣悲伤,只温暖甜蜜地与大家回顾这丰满一生的诸多悲欢回忆 这是我想留给子孙的回忆,我不希望将来他们想起我时,看见的是一个身心残破屎尿失禁的可怜老头儿 死得太早是悲剧,但活得太久也可能是更大悲剧 我的理念虽不寻常绝非疯狂,对我来说,现代社会的盲目追求长生才更疯狂 《1》 1900年美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只有47年,到1930增至59.7,1960,69.7,1990,75.4,现在已长达79 前半个世纪寿命的延长是因疫苗、抗生素及医疗改善避免了许多婴孩及年纪尚轻者意外早逝;但自1960年起,寿命的延长却大部份来自60岁以上老人 然而据统计,这些老人失去行动自主的比率正急遽增长,1998年80岁以上男性只有28%行动不便,到2006已跳升至42%,女性情况更严重,超过半数行动不便 这意谓着过去50年预期寿命的增长,大部份来自老病至死阶段的延长 换言之,现代医学并没减缓人类的衰老,它不过延缓我们老年的病死过程 以中风为例,2000到2010年间中风的死亡率降低了20%,但有680万美国人却因此半身不遂或无法言语老人心智的衰残更严重,现今有5百万65岁以上美国人患有老人痴呆症,到了85岁更增长至1/3根据研究,这数据还将急速上升 即使到了75岁你幸运地仍身心健全,你的创造力也已荡然无存我有一个卫生经济学家朋友,90岁了依然发表重要论文,但他是极少数的异人,绝大部份人到75岁,一生志业已盖棺论定 根据加州大学席蒙腾教授对年龄相对创造力的研究发现,创造力随着个人事业的发展攀升,在二十年左右颠峰(约40到45岁间),然后开始缓慢的减退诺贝尔奖物理学家做出重大发现──而非得奖──的平均年龄是48;古典乐作曲家平均26岁创作第一个重要作品,40岁到达颠峰,52岁最后一个重要作品 也许你说生命除了工作、创造力还有许多,譬如安享晚年及子女亲情 《2》 然而到了晚年因精力衰退与其它身心上的限制,我们不知不觉地不断缩小个人活动空间生活重心从追求人生志业变成观鸟园艺陶瓷、散步骑脚踏车等休闲活动,又很快地因行动不便及关节疼动,再度缩减为阅读看电视等静态休闲,直到有一天连这些也成为奢侈 晚年我们往往成为子女在忙于发展事业及扶养小孩外的另一重担,即使你幸运地还能独立生活,你仍然在他们世界投下阴影因为尽管正处人生颠峰的壮年,他们仍非一家之主,你这个糟老头儿仍旧是个在心理上笼罩甚至压抑他们的长辈不管关系好坏,父母在子女心目中多少是个对他们人生设定期望及评断成就的角色,一个永远无法逃脱的审视 但更重要的是你想要留给子孙们什么样的回忆,一个心智健全、和蔼慈爱的长者,还是一个萎缩轮椅老是“垂涎三尺”的糟老头,时不时莫名其妙地突然大声问:他在说什么啊 我的结论是,75岁不失一个合理的预估分界线,自此活着的代价──包括你自己及子女社会代为付出──将开始超过活着的价值 所以我情愿见好就收,只活到75岁 《3》 但我说“只希望活到75岁”究竟代表什么,难不成一过75岁生日就赶紧自杀不成 当然不是,但它将彻底改变75岁后我对医疗的态度 我虽不会主动结束生命,但也不会企图延长,我将只接受以减轻疼痛不便为主的安宁疗护 如果我现在(57岁)诊出癌症,我大概会接受治疗,但65岁将是我最后一次做结肠镜检查 不管年纪,无前列腺癌测验一个泌尿科医师曾不顾我的反对径自替我做PSA测验,我在他告诉我结果前挂掉电话(注:前列腺癌是个缓性癌,致死机率极小) 到了75岁我将拒绝所有癌症治疗及心脏手术,当然也拒绝人工呼吸、透析及其它人工维持生命的医护 此外我也将拒绝流感预防针及抗生素 百年前现代医学之父威廉?奥斯勒写道:肺炎是老年人的好友,它通常快速且不痛苦地带走患者,让他们得以逃脱冷酷的缓慢腐朽 到了75,我将欢迎肺炎或其它“友好”的快速杀手 许多追求长生者一定会列举一些“活到75岁仍健康充实”的少数特例来推翻我的理念,斥之疯狂、甚至歧视老人 我要强调的是,虽然我自己只希望活到75,但这不代表我就认为别人想活得更久就是错误或不道德,这不过是我个人的人生哲学 只活到75──将我的精力从企图活得越久转移到现存年月,让我责无旁贷地提早面对一个斩钉截铁的明确死亡,使我不得不好好思考“人生的意义”这个总因“反正时间还很长”而被忽略的重要问题 你只剩下18年了──犹如当头棒喝,让人不得不时刻牢记要好好规划善用这有限的宝贵生命 (注)编译自“Why I Hope to Die at75”by Ezekiel J.Emanuel Ezekiel J.Emanuel是美国宾州大学教授及著名作者 die-at-75-1.jpg (142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5-3-20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