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农民工被判挪用公款入狱

发布时间:2019-03-14 06:02:01来源:未知点击:

我是吉林省蛟河市黄松甸镇元宝山养猪场个体户,在2004年至2011年先后投资400多万元,占地面积15000多平米,建筑面积4800多平米,生猪3000多头的养猪场由于资金紧张,银行贷款又很难,不能看着几千头猪挨饿,就找到黄松甸农行信贷员王玉宝(在押),因为王玉宝在黄松甸镇是一名很有威望、非常讲信用的人,就让他临时给我抬钱(高利息)等我卖猪后就马上还给他,在2006年至2008年由于市场下滑养猪的都赔钱,所以我先后让王玉宝给我抬了40多万元2012年8月份的一天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他说“是蛟河市农行行长叫王成,你欠农行多少钱“,我说我欠农行9万元还没到期,他说”不是这笔钱,还有八、九十万元吧“,我一听就火了,和他吵了起来,他说你不用装,电话就挂了两三天后王玉宝给我打电话说“上边要下来查帐,你先承担120万元,帮个忙,先担一下,我当时没答应他第二天王玉宝又来电话让我替他承担89.2万元,说检查完了就没事了,两三天后,王玉宝领着黄松甸农行主任孔祥君,蛟河市农行行长王成、市农行客户经理刘巍,王玉宝的妹妹王玉芹、弟弟王玉海等,来到养猪场,黄松甸农行主任孔祥君说“你帮帮忙,省行市行下来检查,要不王哥(王玉宝)还有两年就退休了,省得把他的工作再弄没了”,然后,孔祥君拿来一份贷款名单让我签字,我一看名单上的人名我一个也不认识,我的火一下就上来,我说谁爱签就签我不签,后来孔祥君,按着我的肩膀哄着我说,没事别发脾气,检查过后这事就没事了,不会追究的,这我也没签,后来王玉宝的妹妹说“你就帮帮你王哥吧,以前你王哥也帮过你,你就签了吧,检查过了就没事了”,他们都说就是应付上面检查把王玉宝的帐原上就行,后来我处于同情和这么多年的关系,就同意签了,但我不会写字,刘巍说“咱们写让他照葫芦画瓢,然后就在他们事先写好的单子上签了,89.2万元就这么形成了 大约过三天,孔祥君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农行,他让我签一份还款计划,我说我不签,他说到了12月份还多钱,明年五一再还多些钱,到来年的十月份还清,我一听更火了,开车就走了,孔祥君打车追上我,把我劝回来,我就签了 又过了两三天,孔祥君打电话说农行两个行长要来养猪场,让我在家等他们,大约上午10点多,孔祥君领着王成行、刘巍客户经理来了.他们问我打算怎么还这笔款,我说你们是让我替王玉宝担的我不能还这笔钱,一两天后,市农行一把行长王国梁来猪场察看,看完后和我聊了一会,让我把猪场卖掉,卖掉后家里有什么困难,你就跟我说,我可以帮你买房,孩子上学,如果卖掉后你做生意我们都可以帮你贷款等,聊了一会他们就走了,当天晚上,孔祥君和王成行长给我打电话,说再要来看猪场,我当时没在家,他们说你马上回来,我就回到了猪场,大约晚上10点多钟,他们来了三台车10多个人,有孔祥君、王成行长,吉林市农行信贷处处长和买主吉林市久江巢集团及养殖专家等到猪场,看看地,看看养殖手续,大约晚11点多就走了 第二天王国梁行长,和司机找我去饭店说是聊一聊卖猪场的事,到了饭店王国梁行长问我猪场最低卖多少钱,我说少380万元不卖,王说别太求真儿,适当的少点,我说投资了400多万元赔太多了我不可能卖,然后他们说回去和买主再商量,于是我处于礼貌要去买单,王国梁行长说我们有办公经费还用你买单吗 第二天上午王成行长领着吉林市久江巢老总刘永贵来问价,又来看了一圈就走了,下午2-3点多王成行长、孔祥君、刘巍和反贪局的人来到猪场,这位反贪局的,下车就冲我说,老冯你快点把猪场卖了吧,把钱还上,你要不马上卖,我们就收拾你,然后就开车走了,当时我生气,难到我卖替你担个责任还得要我卖的猪场,干吗还得搬来反贪局的人来威胁我,从这以后孔祥君领着王成行长和吉林市久江巢老总刘永贵隔三差五多次来养猪场谈价压价,一直不答应卖给他们 到了8月17日,反贪局来了一个带眼镜的科长来到养猪场要让我和他走一趟核实材料,我说不行,猪场没人喂猪去不了,他们说去不去不是你说的算,于是硬把我带上了车,我说我自己开车(因为我晚上还要回来喂猪)他们说完事给我送回来,结果到了反贪局,他们就把我扣在老虎凳上,他们就都走了,过了2—3小时后办案人员进来对我破口大骂,态度十分恶劣,他们说在猪场你那么能装,今天我就收拾收拾你他问我给王玉宝上多少钱,我说我没有给他上钱,他又说王玉宝是你爹呀,我当时十分生气的说:他是你爹然后他边脱衣服边向我走来说:上这里你还装,还要来打我这时,其中有一办案人员说你把事情赶紧交待,我说我交待啥他说89.2万元是怎么回事,我说是王玉宝和农行找我帮忙,农行上面来查帐让我帮着原这笔钱他们说你必须交待按照他们的说法去说,他们才能让我回家,要不然你就回不了家,就把你扔进去(指进狱),然后他们让我找担保人,作取保侯审,然后带眼镜的办案人让我照他的话说,就说:“交了10万元钱的保证金才出来的”在我等保人到来之前,办案人对我说你这回出去了,以后逢年过节都给我们砍个猪腿,出去之后抽空来安排一下然后等到取保人来之后,才把我从老虎凳上解开(从上午10点多钟一直坐到晚上9点多钟)下来之后,全身麻木僵硬,办完手续我就回家了在这以后,检察机关多次找我核实材料,就说我和王玉宝合伙挪用公款89.2万元这时我才意识到这是犯罪,我就主动到检察机关那里去说:我不承认了公诉科杨成友科长说:“你要翻供就判你包庇罪,判你6个月至1年”然后把我如实讲述的材料打印出来让我签字接着去跟另一位科长研究一下,结果回来以后就把写的这份材料当着我面给撕了这样反反复复的吓唬我,你要是认了我就让你回家家里有那么多猪,我就认了回家了,我回家之后,晚上7点多钟,杨成友科长打电话让我第二天早上8点到检察院第二天我到检察院,杨成友说让我到法院去签个字,签完字就没事了,可回家了可是到了法院,法庭初艳中说你被逮捕了,就这样他们在2012年10月25日把我投进了监狱 第二天,黄松甸农行主任孔祥君让我妻子到蛟河农行来一趟,农行行长跟我妻子说:“你家老冯同意了196万元卖猪场”我妻子说不能吧王成行长又说:嫂子你卖吧,卖了把钱还上,我们找检察院把你家老冯放出来,要不然就得判你家老冯5—10年然后买主久江巢集团刘永贵就说你卖吧,将来在你家的地,或者是别的地方给你找找久江巢集团刘永贵和农行的人非要给150—160万元我妻子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又为了快点卖了,把钱还上让我出来,走头无路的情况下含泪答应了下来190万元,我认为这是农行欺骗我妻子,我根本就没有答应196万元,我400多万元的投资怎么能190万元卖哪!我想这是农行和检察院及久江集团在搞猫腻,就这样在没有通过任何评估的前提下,在我被抓进去的几天内,强行低价侵吞了我的400万的猪场在我被抓进去的第四天,我的母亲因听到我被抓进去的消息后就犯心脏病住院了,几日后抢救无效死亡 2012年10月25日进了看守所到2012年11月14日无任何人提审核实,11月14日直接开庭审理此案, 2012年11月22日,审判长初艳中来看守所给我们下判决书,审判长初艳中说你看我给你整个5年,接着问我上诉不我说上诉,我就签字了然后,审判长初艳中到看守所让管教劝导我不让我上诉2013年4月22日中院送答了刑事裁定书,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蛟河市人民法院重新审理2013年4月24日一9月27日没有任何提审,9月27日检察院送来了变更决定书2013年12月9日蛟河市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此案(我已在看守所待520多天),在庭上我认为我不是挪用公款 又于2012年10月25日蛟河检察院对我第一次提出起诉后,蛟河市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我有期徒刑五年,我不服向吉林市中级法院上诉,吉林市中级法院于2013年4月22日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判决,发回重(2013)吉中刑终字第1号,于2014年4月4日取保侯审又于2014年3月27日蛟河市人民检察院以我和王玉宝共同挪用公款罪(4.5万元)起诉2014年7月23日蛟河市人民法院以部分事、证据不足需补充侦查(蛟河市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4]蛟刑初字第37号),蛟河市人民检察院又于2014年11月27日再次以我伙同王玉宝共同挪用公款罪向蛟河市法院提起公诉,蛟河市法院一直对我没有公平公正的判决 2015年2月6日,蛟河市法院再次开庭,由于公诉机关没对我所谓挪用公款4.5万元的证据不足、事实不清,无奈休庭,事到如今蛟河检察院拿不出我有罪的证据和事实,对我不依不挠,岂不是宁可错抓,不能错放,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 2014年9月27日晚19点20分左右,我突然接到蛟河检察院公诉科杨科长电话,约我到我家租房处的大道上,和我说:老冯你把4.5万元的事应了吧,以后的事都好说,你也不要再上访了,我工作了20多年,一旦我要因为你的案件下岗了,我就要到你家去吃饭 另外,我的这起所谓的挪用公款罪在尚无判决的情况下,蛟河市法院领导通过我个人的朋友关系,找我说让我给法院个台阶,认了吧之后法院包赔我的损失,我真的搞不懂,如果我有罪,检察院的杨科长还用到我家找我先说情、后恐吓我吗法院还用找关系让我认罪吗再赔我损失吗 各位领导,2012年10月25日,蛟河检察院以蛟检刑诉[2012]228号起诉自至今长达三年的时间,一次判决,一次裁定,三次起诉,两次取保侯审,关押我520天在此期间,蛟河农业银行与检察院的领导多次到我猪场以欺骗、引诱、恐吓的手段,不经专业评估部门的评估,强行把我苦心经营,耗资400多万的猪场卖掉,并让我在看守所里给他签字 另外,蛟河法院初艳中审判长威胁我说:“老冯,你不要上诉了,上诉也没有用,你就认了吧”请问这是什么意思,检察院办案人、法院初艳中怎么能说出这样话语 各位领导,我相信您们能给我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体现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让无罪的人不受追究,彰显国家法律尊严,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依法治国》的理念,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指示 请各级领导真对我这一冤、假、错案给予调查核实,